泸州资讯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0830-2880830

初旭:一位自媒体人的“自白”

2020-06-16 22:20:48

来源:川南经济网   作者:泸州综合

阅读:2974

评论:0

[摘要] 作者:初旭 我这篇文字的标题叫“自白”,其实“自白”二字有古意和现意。古意太残忍,太悲壮苍凉,我们就来讲一讲现意。现意之一是说明心意,例如:他很想有个自白的机会。之二是自己承认并陈述犯罪事实,例如:他宁死也不向敌人自白。 本人最大的毛病是家乡情结太浓,浓得连自己也化不开。我作为一位自媒体人,自白就从老

作者:初旭

    我这篇文字的标题叫“自白”,其实“自白”二字有古意和现意。古意太残忍,太悲壮苍凉,我们就来讲一讲现意。现意之一是说明心意,例如:他很想有个自白的机会。之二是自己承认并陈述犯罪事实,例如:他宁死也不向敌人自白。

微信图片_20200616222219.jpg

  本人最大的毛病是家乡情结太浓,浓得连自己也化不开。我作为一位自媒体人,自白就从老家龙厂沟开始吧,也算是对某些人的质疑作一个书面答复。

  老家龙厂沟是乌蒙山里一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山沟,约有十来里,沟里有沟,沟连着沟,沟壑纵横,就像老人们饱经沧桑的额际。这条沟里叫沟的地方很多,什么石厂沟、枧槽沟、冷水沟、杉木沟、打蕨沟、鱼洞沟、白夹沟等等,我的老家实际上在一个叫沙子沟的地方。据九十多岁高龄的老父亲说,我们的老家其实也不在这里,那时家里很穷困,祖上都是四处帮人打长工顾短工,租地过日子。先后住过尘滚坡、青㭎坪、沟口头、崖口上、宝堂寺等地方,后来才落点沙子沟。某年春节,我与父亲专程去看过我们家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那里很荒凉,村民早已移民新居,留下的是漫山遍野的丝茅草和青㭎树。只有那一排排的石坎,就像码着的一堆堆古朴文字,记录着我们家的迁徙历史。

微信图片_20200616222223.jpg

  我不知道祖上选择沙子沟的目的何在,至少让人感觉到,这里的地理环境符合现代风水布局。坐南向北,采光通风,左有青龙右有白虎,背靠大山,山环水绕,特别是家门前的五台山,就像一座硕大的笔架,按照中国的传统风水观,门对笔架山,不出文官出武官,我至少清楚我这个家族,既没有出过文官,也没有出过武官。但有一点我相信,风水学上说,门前要有案山,一是寓意后人有案可办公,可写字绘画;二是大张旗鼓弄银子,可谓“双手摸着案,金银满万担”。我家门前没有案山,无法摸着那岸,导致我等至今还处在半温饱状态,也没有一张固定的办公桌,只能移动办公,一台笔记本电脑陪伴着我,走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那年春天,我爬过家背后那条长长的软脚坡,走到一个叫丹桂的镇子上,成为一名乡镇干部,开始了十多年的乡镇生涯。在那里,我拿一份工资,干多份工作,什么党政办、文化办、建管办、司法所、法律服务所、人民调解中心,还要定点包村,农税提留、无所不能,无所不干。某单位借调多次,成为他们最好使用的“临时工”,就因为关系不到位,一位叫王什么银的所谓领导,此人我见过,个头和我差不多,走路有些蹿头,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老远看去,就像戴着两只玻璃瓶底似的。他很冷傲,好几次见我,只顾跟我旁边的领导说话,从不跟我说一句,也不拿正眼看我,但他却在背后使坏,说我不成熟,晃得很,调动的事情就此搁浅……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一路颠簸,终于跨过长江,从老家古蔺一个偏远的乡镇来到酒城泸州,成为泸州晚报的一名员工,后来通过新闻从业资格考试,成为一名一线记者。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接触。原来从事乡镇工作,面对更多的是种养殖业、纠纷调解,偶尔搞搞业余创作,也是信马由缰。而现在要面对的是大泸州,面对的不仅是各式各样的社会事件,接触到的也是各行各业的优秀人物。每次的采访,都是临阵磨刀,我来不及有更多的设计和思考,但是,我知道梳理和清点这些人物和事件,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同时把这些人物事件,通过纸质媒体推介给观众,也是记者的一种责任。因为他们,无疑是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

  在报社从事记者十多年的生涯中,我先后采访了上百名优秀人物,这些文图见报以后,我很快就接到不少鼓励的电话和来信,他们对报纸的信任和肯定感动了我,同时激励我不断学习,必须用心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努力进入这些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我一次次走进他们的辉煌、他们的寂寞、他们生活的背后,我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有些人甚至普通得就像我们身边的朋友。于是,我还将这些采访整理加工以后,出版了纪实文学集《遍地英雄》。

微信图片_20200616222227.jpg

  作为一名专业记者,我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而我接触到的这些人,不论他在哪个行业、哪个领域,不论他是卓有成就的抑或是默默无闻的,可以说他们都是拥有丰富人生故事的一群人。在他们中间有明星大腕、武林高手、民间郎中、作家诗人……与他们面对面的交谈当中,我能够感受到他们生活中的悲欢离合,感悟到他们人生中的酸甜苦辣,而他们的故事,带给我的还有别于采访本身的人生思考。

  我从乡下来到城市,成为一名媒体记者,由于乡下没有电脑等办公设备,就一直用笔写稿。突然某一天,报社宣布不再采用纸质稿,一律采用电子稿,这对我来说,有些为难了。幸好我带着几名大学生弟子,采访结束,我在旁边口授,弟子们轮流帮我打稿。面对一无所知的网络,我感到眼前一片茫然。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痛定思痛之后,我拒绝了的弟子们的好意,宁愿每天晚下班一两个小时,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信条,不管有多慢也用电脑写稿,自己逼着自己去学习和探索。在此期间,也接触了一些互联网上的东西,我明白了“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也深信,未来的世界一定是互联网的世界。2010年左右,我在报社同行中,也有了自己的微博、QQ、邮箱等,还背着单位率先搞起了一家私人网站。

  时间推至2015年,为了偿还一个背负了十多年的人情债,我离开报社,来到一家新单位,在那里不到一年时间,身心俱焚,一气之下离开了。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成立了一家自己的网络公司,公司旗下除了西部旅游网、健康在线之外,还有川南经济网。有人问我川南经济网算什么东西,它确实不是东西,就只是一家自媒体网站而已。媒体是指普通大众通过网络等途径向外发布他们本身的事实和新闻的传播方式。而“自媒体”则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和新闻的途径。是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以现代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数或者特定的单个人,传递规范性及非规范性信息的新媒体。

  川南经济网是一家经过国家工信部备案的正规网站,是XX经济网泸州频道的前称,主要是关注川南地区的经济文化建设,服务社会大众,坚持正确的新闻观和自己的办网原则,传播有价值、有意义的资讯。别人问我算什么东西时,我还真的有些语塞。我事后就想,这人有毛病,你在免费享受我提供的资讯,还出言不逊,吃肉骂娘,就像别人送你钱,还挑三炼四,质疑人民币的发行时间一样,让我也有些醉了。当下是一个全民“记者”的时代,有着宽泛的语言环境,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他人想怎么评说它,就由他去,我不管,也管不了,我爱它,喜欢它就行。

  以前的传统媒体,他们是把自己作为观察者和传播者,而针对自媒体,我们就可以理解为“自我言说”者。自媒体的内容没有固定模式,也没有统一的标准,也没有相应的规范。由于其个性化、碎片化、交互性、多媒体、群体性、传播性等特征,导致一些内容变得越来越低俗,信息泛滥也变得越来越严重。整个自媒体行业出现良莠不齐、可信度低、相关法律不规范等状况。通过多年的探索,在玩自媒体方面我有一些感悟,在这里“自白”,与同行们分享。

微信图片_20200616222231.jpg

  自媒体采访与转载的基本原则:正确舆论导向,坚持事实说话。自媒体与正规媒体比较而言,本身就弱小,生存就困难,在采访方面,尽量节约成本,压缩开支,能运用科技手段完成尽量用上。采访内容方面,不要去触及政治、民族、宗教、军旅及港澳台方面的内容,那是党媒的事儿,尽量少去掺合。在采访中,我还是劝那些自媒体的朋友,不是你有平台就可以发稿发图,还是多去学习学习。某些自媒体我是不敢恭维的,一篇短稿,语句不通,错字连篇,要素不全,让人读了半天,不知所云,不知所措,你这样的任性,不仅砸了自己的牌子,也为整个行业抹黑。

  自媒体在采访中,尽量多栽花少栽刺,通过网络建立起新型的社会人际关系,和谐相处。多把目光关注身边的普通老百姓,中小型企业,行业优秀人物等就OK了。对那些国企朋友、官场朋友,多聚焦他们的企业和单位,尽量不要去聚焦个人,否则就是在帮朋友的倒忙。偶尔你看不惯某些“刺”的做派,想栽栽刺,可以通过各级政府开通的各种热线和渠道去完成,这是法律赋予你的权利和义务,你的所作所为就正大光明。某些人和事,最好不要通过网络去“栽刺”,一些愤青,动不动“我要上网”,这是球筋不懂的表现,兄台,你要知道,网络是一把双刃剑,不刺伤别人就会刺伤自己。

  在转载他人稿件时,尽量去转发一些有关地方经济文化方面的东西,这样政府喜欢,百姓喜欢。对那些高大上的东西尽量不要去触碰。所转发稿件,尽量与自己的网站风格有关,个人爱好有关,收录更快捷,也便于打造自身品牌,树立自身形象。在转发时,一定要标明出处和作者,这样既是对出品单位和作者的劳动尊重,也便于更好地推动知识产权的保护,特别是有关的负面新闻,即使遇到麻烦,也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个群体在战斗。

  明朝政治家、改革家张居正在《与两广总督书》中说“此中是非甚明,无烦自白。”由于篇幅有限,权且算作一位自媒体人的“自白”,满满干货,自行取舍,不懂就问,互相切磋。

  作者介绍:初旭,原名王先军,四川泸州人。民建会员,资深媒体人,品牌策划人。系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研究学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基层法律工作者,《中国报告文学》签约作家,《激情岁月》传记丛书创始人,从事网络传媒和法律服务。

  作品散见于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人民日报》、《知音》等全国知名报刊。出版散文集《山地风流》和报告文学集《遍地英雄》、《泸商记忆》(与人合作),主编大型专著《泸州百业赋》、《最泸州——泸州建市三十周年专辑》、《巴蜀名胜楹联大全》(与人合作)等。主要擅长于新闻策划、深度报道、品牌策划、产品推广、歌词创作和新赋体的写作。

关键词: 初旭 一位 媒体 人的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泸州综合

      泸州综合

      149文章
      31.6812万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