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热线 > 自贸区 > 正文

推进黄桶至百色铁路建设 打通四川最短南向出海通道

编辑:访枫2019-01-24 17:26来源于:成都晚报

在今年

四川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期间

委员们对

“四向拓展、全域开放”

有哪些建言献策?


通道建设

建议协调推进黄桶至百色铁路建设

尽早打通最短南向出海通道

  当前,四川正强力推进以立体交通为重点的开放大通道建设。四川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期间,省政协经济委员会提出了《加快打造川桂铁海联运新通道的建议》。课题组指出,近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四川省区位优势日益凸显,正走向开放前沿。突出南向开放,可获得丰富的资源和巨大的市场: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东南亚、南亚人口超过23亿,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域。目前南向对外贸易额已占全省1/4。

微信图片_20190124172535.jpg

  广西北部湾是距离四川最近的出海口。课题组在调研中发现:川货通过铁海联运经北部湾出国,是最为便捷的通道,较原江海联运经上海出国节约近一半时间,较公海联运节约30%以上运费。

  从现状看,成都到北部湾已有三条铁路:西线经昆明、南宁至北部湾2100多公里;中线经宜宾、六盘水至北部湾1600多公里;东线经重庆、贵阳至北部湾1800多公里。正在规划建设的成都经泸州、黄桶、百色至北部湾1400公里,是最短的出海通道,但黄桶至百色段310公里尚未开工。

  此外,目前铁路货运还存在一些问题:

  1一是现有铁路都为客货电气化单线铁路,设计等级低,速度慢,平均时速仅40公里。

  2二是南向运力不足,进出口货源不平衡。目前南向运力只能满足企业运输申报的70%左右,回程货源却严重不足。以2018年1-11月为例,铁海联运班列出川189列,回程仅29列。

  3三是单位货运成本高。沿途地方段平均计费超过0.3元/吨公里,高于国家大铁路的0.15元/吨公里。

  4四是通关协调难度大。近年来西南各地纷纷开通直达钦州港的铁海联运班列,涉及铁路、港口、船舶公司等众多利益主体,存在一定的同质化竞争,也给通关造成很大压力。

  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建议:

  加快铁路大通道建设。包括加快成自宜350公里时速高铁开工建设,打通成都经宜宾至贵阳连接贵南高铁通往北部湾经济区的高速铁路大通道。通过高铁解决客运问题,为川货南行腾出更多运力。协调推进建设黄桶至百色铁路前期工作,呼吁加快建设。推进既有线路扩能改造,把部分较低等级客货运线置换为高等级货运通道。

  大力发展双向铁海联运。例如,充分发挥成都铁路主枢纽功能,推动青白江铁路港和钦州港联动发展,持续加大“蓉欧+”班列开行密度。强化青白江铁路港西部货运集散枢纽作用,大力发展转口贸易、跨境电商物流和标准集装箱铁海联运。拓展双向货源,加快开通进川冷链专列,将优质农产品、海产品等特色商品以更低成本运输入川;我省每年调入粮食就达1500万吨。课题组认为,该通道有着巨大潜力。

物流服务

建议探索政企共建管理机构

提升物流公共服务管理能力

  通道建设只是打基础,要让客流、货流跑起来,经济发展活起来,还需不断完善和优化物流服务体系,为相关产业提供更加精准、快速、专业、可靠的差异化服务体验。

  省政协经济委员会还就着力降低物流成本,建议:

  四川加强与广西等省(区、市)合作,共同向国家争取铁海联运班列运价下浮,协调降低相关地方铁路、合营铁路收费标准;

  支持川桂企业共同组建物流通道运营平台公司,加快发展现代物流业;

  建立物流大数据共享平台,协调双向货物集拼、联合运输等。

微信图片_20190124172540.jpg

  民革四川省委会聚焦自贸试验区建设,也发现我省物流服务体系中一些亟待优化的空间。课题组成员、成都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王影介绍,目前我省自贸试验区物流枢纽缺乏有效整合,物流管理理念不够先进,信息技术应用水平较低,专业人才缺乏,管理体制有待完善。

  民革四川省委会在《完善物流服务体系助推四川自贸区发展》中建议:

  完善多式联运体系,在自贸试验区内规划建设一批高标准的承接铁路物流企业的仓储中心,加快建设一批与国际接轨的物流装备,同时建立健全物流服务规范标准。探索构建物流供应链管理服务体系,引进和培养先进物流企业,建立“互联网+”物流供应链服务平台,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通过发挥政府部门的作用,打造物流人才教育培训基地,整合各方培训资源,加强培训工作,加大投入,引进高端物流人才。

  提升物流公共服务管理能力。积极探索由自贸试验区管理局与现代物流企业合作成立自贸试验区物流管理机构的合作模式;构建以国际中转集运中心、国际采购集散中心、国际配送分拨中心、国际转口分销中心四大中心为基础的高能级服务运作平台,为报关、仓储以及简单加工提供一体化、高效率服务。

自贸试验区建设

建议加强省级统筹

积极争取四川自贸试验区扩容

  自贸试验区作为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平台,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不仅仅体现在物流服务领域。

  “自2014年四川申报自贸试验区开始,我们就持续关注自贸试验区建设,连续数年调研,形成系列成果,得到各级党委政府重视和采纳。”民建四川省委副主委王元勇说,今年该委员会继续就推动我省自贸试验区升级发展建言。

微信图片_20190124172544.jpg

  课题组调研发现:目前,四川自贸试验区新设企业、注册资本、外商投资企业等指标均居5个内陆自贸试验区首位,自贸试验区顶层设计、体制机制、协同开放、贸易便利化等方面改革工作开局良好。但距离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开放治理体系还有较大差距。

  1首先是法制建设滞后

  《自贸区管理条例》尚未出台,诸多改革试验遭遇法律与规章、红头文件、政策等相冲突的“两条线”困境。参与自贸试验区的成都、泸州等缺乏相应立法权,亟待省上制定相关法规。

  2其次,统筹联动力度不够

  对内,虽省级层面成立了协调机构,但工作和机构都是兼职,干部和工作人员均从相关单位抽调,改革探索工作协调难度大,建设工作“碎片化”。对外,与相关区域联动较少,与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协调联动尚属“合作框架”,泸州港、宜宾港与广西钦州港联动的南向通道仍未打通。

微信图片_20190124172547.jpg

  民建四川省委会呼吁:

  尽快制定和出台《自贸区管理条例》等法规,从管理体制、投资开放、贸易便利、金融创新等各个方面消除改革创新障碍,努力营造良好法治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提高制度体系和运行机制与国际规则的契合度;加快制定适合四川(内陆)域情的“地方负面清单”,解决“两条线”困境下的“玻璃门”和“弹簧门”问题。加快调解与仲裁制度建设,建立完备的“调解+仲裁+诉讼”的纠纷处理架构。

  其次,加强省级统筹,将现有“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办公室”独立常设为正厅级单位,专司自贸试验区管理建设事务;下放项目立项、基础设施建设等审批权限。尽快落实与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协同机制,加快推动与粤港澳大湾区整体的对接联动;积极争取自贸试验区扩容,将宜宾经济技术开发区或宜宾港纳入自贸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范围。

  进一步突出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内陆”特色。因为内陆自贸试验区建设没有先行经验可参考,四川的具体工作大多对标沿海自贸试验区建设思路,难免与国家定位要求有偏差。对此,该委员会建议,四川组织自贸试验区管理服务人员分类、分批赴国外成熟发达自由贸易港考察学习,全面彻底认识国际化标准,确保工作人员对国内外自贸区(港)相关工作了然于胸。同时按国家定位要求,对接国际经贸规则,对接内陆自贸试验区特殊环境,对接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部署,对接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特色和优势,从顶层设计、制度规划、机构完善、队伍保障、机制健全、服务优化等方面入手,对各组成部分进行功能分区,分解细化指标体系,并纳入目标考核和干部政绩考核范围,创建国际经贸“最高标准”,展现高质量发展“最好水平”,营造四川创新发展“最优环境”,打造四川内陆开放“最新高地”。(文章来源:成都晚报)

标签:
上一篇:川南临港片区与深圳市泸州商会深化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